阿芷_渴望自由与阳光

阿芷_渴望自由与阳光

关于我

🇪🇸西/班/牙 巴/塞罗/那🇪🇸

无权翻译。

Bloodshot 大大的文都很经典,不用多说了。授权去要了,但是大大没上线,所以orz

原文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5486153/1/Through-Hallowed-Windows

能力有限很多东西翻不出来,我尽力了。想先从短篇入手磨磨自己的水平,Genius is a Curse 也会琢磨着慢慢放上来。之前想放在贴吧,不过好像没有授权不可以,所以贴自己空间里来。

 

简介:

It is said that the dead walk in the space betwixt All Hallows Eve and All Saints Day. 

据说死去的人会在万圣节前夕和万圣节交替的那一刹那游走在大地上。

 

总之是篇虐文,看的时候哭了。讲的是L死后,每年在万圣节的午夜回来看月的故事。

 

October 31, 2005 – 11:38 PM

 

月扫了一眼床边的闹钟,揉了揉眼睛。他一个小时以前才刚刚睡下;怎么现在就醒来了?幸好海砂还在外面和朋友一起逛街,因为他说过他写报告的时候需要一个人呆着。只要是他睡着或者忙的时候,她都不会过来打扰他,因此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来一直忙到睡觉。

房间里过于冷了,失眠继续困扰着他。二十分钟后,他放弃了,希望泡杯热茶可以让他产生点睡意。然而回到卧室的时候,他注意到卧室的一扇窗户外开始结冰,透过那层冰霜,城市的灯光变得朦胧。

尽管很冷,他坐到了窗台上,为了更好的观察这美丽的一幕,自然的几何形冰晶在窗玻璃上蔓延。他透过这件艺术品眺望城市,思绪渐渐飞散。

他真的很累,一边要应付着大学学业和粗暴的拒绝他那过于热切的女朋友,一边又要建造他自己的帝国。自从他确立了基拉的存在地位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给予他平静或者满足感,除了一个真正的挑战。

月缓慢的吐气,他的呼吸在窗玻璃上冷凝成雾气,融化了一部分冰花。水在玻璃上划下,就像是眼泪。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窗玻璃里那双看着他的眼睛不是他自己的。

月猛地转头,扫视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房间里只点了一盏灯,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是空荡荡的。奇怪。他明明看见了有东西。

黑色的眼睛在两块冰晶之间缓慢的眨了眨。

月畏缩了一点,盯着那双眼睛。幻觉,一定是幻觉。他最近的确一直都在失眠。

那双眼睛闭上了,漆黑的睫毛在白如净瓷的皮肤上来回扫动。月的目光掠过窗台;如果这真的是反射出的画面的话,这双眼睛就该属于某个坐在他对面的人。

玻璃上反射出白皙的手指,像一只不存在的手缓慢擦拭冰霜的杰作,在窗户上发出冰块剥落的声音。

现在倒影变得愈发的明显:眼睛是浓郁的黑色,眼眶下因为睡眠不足有黑色的阴影,一头漆黑的凌乱的头发衬着过于苍白的皮肤。

L的外貌形成强烈的反差:黑白分明,一如他理解中的正义。

他没有皱起眉头,只是用一种虚假的礼节微笑着,就像是他们在大学校园里假装成朋友,或者面对搜查本部的人时那样。L的倒影靠近了一点窗户,在上面哈了口气,制造出了一片小小的雾气。他用那纤长的手指在上面用英语书写着。

“‘万圣节快乐,月君’?”月大声地念了出来,太过于难以置信,他将这句古怪的陈述句读成了问句。

月瞥了一眼墙上的日历,注意到上面的日子的确是,十月31号。他的脑袋选择用这种奇怪的方式来提醒他万圣节的到来。

“嗯,万圣节快乐?”他回应道,很好奇自己是不是要疯了。

L摇摇头。他向玻璃的另外一小块吐了口气,写下了另一条消息。

“‘生日快乐。’”月这次在水雾让字迹变得模糊之前读了出来。“是你的生日吗?”

L点点头,在已经模糊了的水珠上写了一个‘26’。

“你26岁了?或者本该是。”

L苦笑了一下,眼睛离开了月的视线。

“这不能怪我。”月低垂下目光,不确定是什么让他脱口而出这句话。

一阵寒意侵蚀着他的脸颊,迫使他抬起头来,他愣住了。

L的表情变得难以读懂。这一次他没有写字,只是对他比了个口型说,谢谢你,月君。

12:01 AM.

 

月醒来的时候还是清晨,阳光刚刚给天空涂抹上粉红色。他花了几分钟的时间看阳光攀爬上窗玻璃,融化掉玻璃上的冰花装饰。在冰晶完全消融之前,月注意到了窗花上有一块反常的空白,就像是有谁的手在上面按过一样。

“奇怪,”他想着,闭上了眼睛,想要在闹钟响起之前再多睡上几分钟。

 

October 31, 2006 – 11:55 PM

 

海砂要出去参加一个万圣节的晚会,估计要几个小时以后才能回来。月不在意,他更愿意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公寓里喝酒。他只是偶尔在出去聚餐的时候才会喝酒,但是这一次有什么东西驱使着他让海砂在走之前带一瓶酒来。

可能他想要放松一下自己。他的学业任务在不断加重但是他作为‘L’的工作在变得越来越无趣。他不知道L是怎么做的;他一定有过长达几个月的案子,和月不知道的接触温蒂和艾伯的方法,这两个人的命运都很悲惨。

成为L对月来说太过于简单了。他更喜欢活着的L带来的挑战而不是一成不变地站在L这座山峰的顶端。

那样子很无聊。他“砰”的一声拧开了瓶塞,把瓶塞和开瓶器随手放在了窗台上。他拿出酒杯倒了一半的酒在里面,走向窗户。窗台很宽敞,坐起来很舒服,他喜欢从这里眺望出去看到的景色。

今夜,大地被霜雪覆盖。回忆带来轻微的刺痛感,他停下来,奇怪于为什么只有这一扇窗户结满了冰。一定是窗户下面的某处有一个微小的通风口,放进了寒冷的气流,但那种原因并不重要。

他坐上了窗台,把酒放在脚趾头旁边,透过冰花的缝隙欣赏着他银色的王国。现在已经是午夜,然而楼下依旧川流不息,车灯在他干涸的视网膜上反射出有节奏的,平稳的光。

松手把玻璃杯放到了靠近窗户的地方,他往后靠了一点,闭上了眼睛。可以感觉到温度在急剧地下降,他裸露在空气中的脚趾开始发疼,他睁开了眼睛,想要去找块毯子来。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脸颊边的雾气里浮现出了几个字。

“‘万圣节快乐?’”月在雾气消散之前读了出来,忽然坐直了身子。他凑近了一点窗玻璃,想要在上面找到一点影子。“L?”

那双眼睛动了动,就像L正在点头。月这次拭去了雾气,让L剩下的面孔露了出来。又一次的,虽然他旁边的窗台仍然是空的,但是毫无疑问是L在看着他,城市的灯光在他身后显得半透明。

这是一个太过于真实的梦境。月提了提酒瓶像是在询问L要不要喝一口。L扬了扬眉毛,缓慢的做出口型。

『月君在庆祝吗?』

月耸耸肩。“我没打算这样做。”

L伸出他那咬烂了的指甲在雾气里划出一个‘撒谎’,他的表情有点儿不高兴。

“你为什么在这儿,L?”月靠了回去,有点儿恼怒,L竟然会认为月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那个自我中心的家伙。这件事仅仅是一个巧合。

『今天是我的生日。』L无声地说,很明显不愿意再用这种在冰上写字的方式交流。『我要是想庆祝一下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你已经死了,”月尖锐地说。“你不需要庆祝任何东西。”

『你不需要刻意来提醒我。』L别过了脸。

月喝干了剩下的酒,把玻璃杯放在L本该坐着的地方。

“所以为什么来找我?你今天晚上不可以去和你的家人一起庆祝吗?”

L摇摇头,他仍然在回避月的目光。『和杀了我的人一起庆祝不是更合适吗?』

“适合度假。”

『我以前从不庆祝万圣节。』L看了他一会儿。『我也不庆祝我的生日。』

“所以为什么现在变了?”

L的笑容因为愤怒微微扭曲。『月君再也不能对我做任何事了。』

“与此相对的你选择来折磨我。”

『我不认为一年来探望你一次是种‘折磨’。你总是这样多愁善感。』

“回到你的地狱去,或者其他你应该呆着的地方。”

L凝视着他,然后厌恶地摇了摇头。『月君的世界里只容得下他自己。』

咔嚓。

清早的时候,月发现他床边的地毯上洒满了玻璃的碎片。

 

October 31, 2007 – 11:59 PM

 

这一次,月告诉海砂出去参加一个“不给糖就捣蛋活动”或者一个化妆舞会,任何事情只要能把她支开。他摘下了耳机,拔下了电脑的电源插头。他关掉了手机,所有电话都能等到明天早上再说。

这种易识破的伪装对L来讲不再有趣。他简单的坐在床的边缘,看着钟表的分针一点一点靠近午夜。

万圣节前夕的午夜,死去的亡灵会游走在大地上。两年来的经验教会了他等待。也教会了他不要在窗户旁边留下任何玻璃制品;上一年他的脚就被划伤了。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干脆去个别的什么地方。L当然不可能跟着他到餐馆或者酒店里去,如果他真心想逃的话。

可能月并不想逃。毕竟这是懦夫才会做的事。月不害怕鬼魂,也不怕由于睡眠不足产生的幻觉。L只可能是这两种可能中的一个,他作为人类保留下来的那一部分灵魂虚构出来的事物,在他清除这个腐坏的世界时折磨他,使他痛苦。

他听着分针移动时轻不可闻的咔嚓声,目光在钟表和窗户之间来回移动;冰霜已经蔓延到了整面窗户。

“生日快乐,L。”他等待着,嘴角抿的死死的。真是奇怪,他是如此的想要祝福L一声快乐,明明他已经死了,化作了虚无。

月光刺破厚厚的云层投射到冰花上。L的轮廓在窗台上开始变得明显,他抱着双膝,指甲咬在牙齿里。月在这突如其来的景象面前愣住了,不知所措。

“你在召唤我的时候也给了我更多的能量,月君。”

L的嗓音很轻柔,几乎像是一句叹息,但是月确实听见了。月色下的L和两年前仅有的一个倒影比起来具体了很多,他现在的影子倒映在背后的冰面上如水晶般明晰,凝固成苏格兰式的佩斯利花纹。

“我召唤你?”月发现自己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没有其他能让我回来的理由。月君真是一位糟糕的主人。”

“你想要我做什么,L?我不能给你提供一块蛋糕,我也不能拿个盘子把我的脑袋装了给你。”

L歪着头,困惑地说。“月君可以给我一块蛋糕。”

“你想拿它做什么呢?”月被这毫无逻辑的对白弄得又气又好笑。

“思考需要。”L环抱住他的膝盖。“我不想和你吵架。我们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就算你偷走了我的头衔。”

“你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生气。”

“当你没有力量时怒气会消退得很快。”

月摇摇头,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我不相信。如果真的是你的话,你会想方设法去把我的身份告诉警察。”

“你……我不能去见任何人。我不能宣判你有罪。”

月放下手睁开了眼睛。“我怎么了?”

L转头越过窗台看向月平日里坐的地方。他的表情冷漠如坚石。

“为什么不说,L”L已经说过了月不能再对他做什么了。“为什么你不能去见其他人?”月的身体微微前倾,很好奇为什么偏偏他是那个倒霉的人,万圣节夜里他最伟大的对手的鬼魂前来入梦。

“因为月君是唯一一个想要我回来的人。”L低声说,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你在开玩笑。”

“我会开这种玩笑?说我的家人想要我死,我的继承人唯一想要的就是我死后他们可以继承我的名号?”L轻声说,声音里充满悲伤,更多的是厌恶。

“还有像你一样的人吗?”月坐了回去,已经开始调整他的计划。如果还有其他像L一样的人的话会给他造成极大的麻烦,特别是如果还不止一个。

L看着他,他的眼睛一片漆黑,看起来仿佛无止尽的黑洞。“就算是月君你,也只是想要我死。”

时钟的分针最终移动了一格。12:01AM.

月醒来的时候,窗玻璃上出现了一条清晰的裂缝,外面清晨的露水正源源不断地渗透进来。

 

October 31, 2008 – 11:59 PM

 

“你是对的。”月慵懒地靠在窗台上,一只脚悬在外面。L的最后一句话还在他脑海里回响。“但是我希望现在已经没人想要你回来了。”

他能感受到随着分针的移动,靠近他胳臂的玻璃开始结冰。

“月君在残忍地对我说谎。”

L出现时的寒冷几乎要夺走月的呼吸。感觉起来就像是L是用冰做成的一样。他看起来更加真实,声音也清楚了很多,虽然还是有点回声。这让月感到恐惧,仿佛L从他的梦境里走了出来,面对面坐在他的房间里面。

“我没在撒谎。你是唯一一个给过我挑战的人。”月看着他的眼睛。“我很想念那段时光。”

“你的真诚要把我感动哭了,月君。”L面无表情地说,他看了一眼月,又很快的把目光移向别处。

“我原以为你会不想再和我吵架。”月把另一只脚提到了窗台上,直到他发现自己在无意识地模仿L的动作。他又把脚放了下去。

“那就别惹我。”L回看他。“我们曾经成为过朋友。”

“什么时候的事?”

“在你监禁以后,抓住火口以前。”L几乎是立刻回答。“我说我讨厌基拉,但是我不讨厌月君。”

“你撒过的谎和我一样多。”

“说我们朋友的那次,的确是在撒谎。”L痛苦地笑了。“我是你的一切,所以你一直在叫我回来。”

“为什么你还要回来?”L关于为什么月会想要他回来的谬论不值得深思。月不需要任何人,这就是为什么他到现在为止能立于不败之地。

“我告诉过你,我想要庆祝我的生日。”令人惊讶的是L笑了。他的表情被前所未有的点亮,那是他们以前的对话中从来没有过的,他们总是恶意而且残忍。“你总是能带来我想要的。”

月盯着他,哑然失色。“那是什么。控诉?还是谎言?”

L仍在微笑,眼神却开始变得郑重。“我很孤独,月君。”

月的皮肤微微刺痛,就像是被霜冻坏了一样。

 

November 1, 2009 – 3:15 AM

 

海砂走进房间,踢了一脚关上房门。随手把道具服和鞋子放在了主卧室的桌子上,她蹑手蹑脚走进房间,灯还是亮着的,月可能还醒着。

月趴在电脑前,他的耳机还戴在头上,旁边的咖啡喝了一半。

海砂帮他摘下耳机,放在一旁。如果她把电脑关了的话月可能会生气,所以她只是从另一间房里帮他拿了条毯子盖上。

当她转身的时候,一扇窗户吸引了她的注意。玻璃上凝结了一层霜。她靠近一点,却发现上面刻着一句英文。

“就算你忘记了,我也会一直等。”

“我忘记了什么?”海砂重复了一遍,疑惑道。月在等什么?为什么他不能给她写个留言呢?“老天,我喝多了。”

她想着第二天早上再去问问他怎么回事,于是她一个人上床睡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月照例去了搜查本部。昨晚他熬夜到太晚,她不想再打扰他,而且,月的脾气也突然变得很糟糕。

她永远不会有机会提起这件事了。

 

January 28, 2010 – 6:38 PM

 

到最后,没有了‘新世界’或者死神或者搜查小组。没有了基拉甚至没有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

相反,这一次,有的只是L·Lawliet,按照承诺在等待。夜神月是幸运的。

 

 ——FIN——

标签:死亡笔记 L月

 

评论(4)
热度(66)
  1. 琉璃子鸢阿芷_渴望自由与阳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空音彼岸使微光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最近事件频发,但却有很多事件无甚结果,真的在思考关于法律和道德的问题了。现行法律的执行力和范围到...
  3. 微光阿芷_渴望自由与阳光 转载了此文字
    L与夜神月,从来都是硬币的两面。不是正,就是反。作为L来讲,他从未想过要杀死对方。所有的手段不过是为...
© 阿芷_渴望自由与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